开幕现场丨界外艺术展重装亮相今日美术馆界外艺术严虹张天志

首页

2018-10-25

  2018年10月19日下午3点,界外艺术展在今日美术馆多功能空间开幕,此次展览由张天志担任学术主持,严虹担任策展人,陈晓峰、郝科、张瑜洋、韩雅俐担任展览执行,参展艺术家有:黄药、三毛、周惠明、张奇峰、孙乐石、李俊、胡琪琪、李昌胜。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2018年10月31日。

  界外艺术不仅只是向内部追溯处于艺术创作内核的原生力量,更是针对艺术体制的框架限制,着眼于打破传统分类、强调艺术的普遍性和不受约束的本质。

“界”不仅指的是艺术规则、历史与流派、艺术概念等理性归纳出来的原则,而且有社会、文化、人类学方面的区分。

艺术的本质就是模糊并打破这些边界与樊篱,让艺术自由扎根于平等的生命土壤中。

“界外”是艺术发展本应具有的“自然生态”。 从某种意义上说,它跳出了艺术史、地域和身份的划分,鼓励所有超越传统的创新的艺术表达。

  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参考样本  中国界外艺术发起人张天志认为:界外艺术作为一种语言表达形式,它有着强烈的人文属性和对社会的批判性,这是其他艺术语言和表达方式所无法企及的。

界外艺术并不是一个生硬的标签,而是看待艺术的全新视角——从艺术的边界出发,反思艺术价值所在和艺术的本质。 因此,界外艺术家始终顶着一颗颗很有洞见和思想的头颅,将他们内心的真实感受,以及体会到的现实世界与个人境遇之间的张力,统统浇铸到创作中。 在他们看来,艺术不仅是一种展开生活的方式,更是一种对人的内在创造性的肯定,对多样化生存经验的表达。 他们坚持着最艰难的逆流而上的道路——重视艺术真实性、关注人类终极命运,并让艺术在哲学、心理学、社会学等多个维度表现出重要价值。

  参展艺术家黄药认为:“曾经花了十几年习得艺术学院派的实用技巧,又花了十几年抛掉学院派的实用技巧和理论知识,这样一进一出三十年的艺术生涯中饱含了沾沾自喜,彷惶迷茫,痛苦挣扎,到后来终于找到了自我的存在位置,庆幸跳出了为研究和磋磨更好技巧而苦恼的陷阱(因为你永远也超越不了前辈大师创造的高峰)。 ”其实,这也是很多当代艺术家的困惑,界外艺术的出现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提供了另外一个参考样本,打开思维和认知的边界,撕掉所谓模仿西方的标签。

  著名批评家杨卫对于界外艺术有独到的见解,他谈到:其实,文艺创作本是无界可言,之所以有跨界,还是因为社会发展以后,职业分工形成了彼此的隔膜。 跨界就是要打破这些屏障,去寻找相互的联系。

由新浪当代和水果严虹共同策划的这个“界外艺术展”,就是以此为目的,在当代文化的语境下,以一些“非专业性”艺术家的创作,来证明博伊斯的“人人都是艺术家”的理想。   新浪当代艺术频道总监陈晓峰认为中国界外艺术需要走出奇幻社会现实时代文化上孤独的第一步,需要持续地打开更大的社会认知半径。 这次给界外艺术集中亮相提供超级舞台的是,艺术圈具有风向标象征性的今日美术馆。

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是新的艺术征途开始,传统的艺术界捕获的是明星效益,社会流量,利益战车上牺牲的是无数艺术家承重的肉身。

而界外艺术强调艺术个体生命的真正溢出,每个勇于表达生命的个体都是艺术的“巨头”,而不用成为传统价值观判断的过剩的“牺牲客”。

  艺术界意识形态的一次真正的变更和变动  白盒子艺术馆副馆长曹茂超评价界外艺术是一种积极的价值取向的探索。

亚洲艺术杂志主编王志刚认为界外艺术是一种关乎生命原初的艺术形式,它是从生命最本真的源头出发,所以它最具表现活力!  中国油画用一百年的时间走完了西方油画的五百年,西方在这五百年间诞生了很多风格流派,古典主义、印象派、表现主义、立体主义、未来主义、超现实主义、抽象画派以及极简主义等等,中国艺术家也在积极地向西方学习,但我们梳理一下便会发现只有极个别的艺术家去创作超现实主义。 青年策展人张长收认为:界外艺术填补了超现实主义在中国的空白。 界外艺术所强调的天性与佛洛依德精神学说所强调的无意识有相似之处,但界外艺术与超现实主义又有所区别。 时代不同,基础不同,所追求的方向也有所不同,然而我们可以肯定的是,“界外艺术”将会成为中国艺术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个“界外艺术”的时代即将来临!  东方艺术·大家杂志主编郝科谈到,正在于界外艺术家的头脑中并没有固化的“精英意识”——它时常都会将艺术放置在贵族化和知识性围墙之内——而非专业出身的界外艺术家们,却通过偏向本能的兴趣和直觉的感受,规避掉了来自艺术系统中精英意识的影响。 从而能够自由地使用不受体系约束的艺术语言,来阐释和描绘自我眼中的另类世界。

  界外艺术充满了想象力和创造力,是艺术界意识形态的一次真正的变更和变动。 唤醒更多人来了解和参与这样一个新兴、独立的艺术新物种,更加纯粹,更具想象力和创造力。 据了解,界外艺术双年展将于2018年12月在上海举办。   嘉宾合影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