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暴跌背后:对伊制裁“大限”将至 特朗普态度放软

首页

2018-11-05

  随着时间来到11月,原油投资者密切关注的时间大限也即将到来。 在此关键时刻,此前态度一直强硬的政府开始突然放软。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智库HamiltonSociety演讲时表示,特朗普试图通过制裁原油出口来实现“最大化的遏制与施压”,并不想借此伤害依赖这些原油的“朋友与盟国”。

  博尔顿表示,美国政府理解,一些与伊朗地理位置邻近的国家可能不能完全停止进口伊朗石油,美国政府将根据具体情况颁发一部分制裁豁免。

而此前特朗普一直表示,所有盟国必须和伊朗切断关系。

  而据路透社,美国在亚洲的传统盟友本周向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提出“用最大化的灵活性”来给予韩国企业相关的制裁豁免权——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国也需要进口伊朗原油,不能立刻降至零。   值得一提的是,博尔顿也一直是制裁伊朗问题的鹰派,极力要求11月5日全面制裁生效后各国完全停止从伊朗进口原油。 但他也表示,伊朗已经在承受后果,包括本币里亚尔暴跌,“更重要的是不能放松这种施压努力。

”  在5月单边退出伊朗限核协议后,美国规定,美国政府可以因外国金融机构不能“显著减少”对伊朗原油及石油制品的购买而实施制裁。

美国总统特朗普今日也按惯例评估称,他认为即使大幅削减伊朗石油购买,其他产油国依旧具备有效、充足的石油及石化制品供应。   据路透社统计,10月OPEC石油产出料增39万桶/日,至3331万桶/日,创2016年12月以来新高,OPEC+曾决定按照当年10月的产量为标准实施减产。 10月OPEC石油减产协议执行率降至107%,低于9月的122%。 阿联酋、利、实现增产,伊朗和委内瑞拉石油供应下降明显。

  考虑到实际执行的难度,临近全面制裁伊朗石油产业之前,特朗普政府的口风有所软化。 美国除了表示将依据具体案例考虑给予制裁豁免,财长姆努钦上周在访问耶路撒冷时表示,不期待进口伊朗石油的国家在11月立即将购买量降至零。

如果石油买家减少的采购量超过政府时期购买量的20%以上,将可以获得制裁豁免权。   同时还有消息称,一位熟知欧美谈判的美国官员透露,虽然特朗普政府誓言要扼杀伊朗关键的金融生命线,但面对欧洲的压力,华盛顿高级官员们似乎软化了立场。 尽管一些政府和国会的伊朗问题鹰派人士表示反对,但特朗普政府预计将允许伊朗继续接入SWIFT国际资金清算体系。

  在美国全面制裁到来前,伊朗总统鲁哈尼表示,伊朗不害怕美国的最新制裁措施。

伊朗官方通讯社在上周日称,伊朗不认为其石油出口量将跌破100万桶/日。

中国、和等伊朗最重要的石油客户,都在抵制美国对完全取消进口的要求。

  在下周制裁生效前,美油WTI12月周三收跌美元,跌幅%,报美元/桶,这使得10月油价大幅走软,创2016年7月以来最大单月跌幅。 国际布伦特12月期货收跌美元,跌幅%,报美元/桶。

两种油价均从10月3日所创的四年新高回落近10美元,反映了投资者对伊朗制裁不确定性的担忧。 有分析认为,一旦尘埃落定之后,油价可能会形成新的趋势。

    汇众资讯  此前文章指出,供求关系显示,油价可能已经见顶——随着OECD较美国的相对库存增加,油价应该走低,布伦特原油月平均价格为,已经被高估4美元,而近月的价格为,同样也被高估。

数据进一步显示,OECD较美国的相对库存已经达到最低水平,未来可能继续扩大,这一着油价会继续走跌。   沙特能源部长KhalidalFalih9月份时称,“我们认为2019年将出现供应过剩,我们可能会被迫回到减产时代。 ”(责任编辑:方凤娇HF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