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中国·网络媒体生态行】昔日烂泥田今日生态园 贵阳修复生态"小"投入撬动60亿大产值

首页

2018-10-25

  未来网贵阳10月22日电(记者朱延生)“以前这里就是一座荒原,没有任何人愿意过来。

现在公园建设好了,房地产进来了,土地也充分实现了它的价值。

”贵阳市清镇市生态文明建设局局长、贵州省环保厅土壤处主任科员龙邦美指着贵阳清镇市红枫生态体育公园(以下简称,“体育公园”)清镇市汞污染历史遗留综合治理示范项目前后对比图感慨万千。

    清镇市汞污染历史遗留综合治理示范项目示意图。

朱延生摄  体育公园位于清镇市新岭社区青龙村,园内还保留了一块被汞污染的庄稼地,“看起来和平常的庄稼没区别,其实用仪器检测全部汞超标。

”龙邦美表示,这块地种出来的庄稼不会吃也不会销售,就是为警示来环保公园的人勿忘历史。

  “烂泥田”里的“定时炸弹”  “土壤污染治理与水污染和大气污染治理有很大的不同。 首先,土壤是相对固化的,人如果不进入这一块区域,或者不食用这上面的肉质食物,受到其影响可能不大”,贵阳市清镇市环保督查办负责人张璘玮表示,但这始终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那天就会出问题。   上世纪60年代日本水俣病事件轰动世界,缘由在于化工厂把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的含汞废水排入到水俣湾中,重金属汞进入食物链,导致人体表现出手足麻痹、神经失常、身体弯弓或者死亡,该事件也因此成为世界八大公害事件之一。

    体育公园修复前,河流的水都是黑色的。

图片由贵阳市清镇市环保督查办提供  而上世纪70年代开始,原贵州省水晶有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晶公司”)利用汞触媒合成生产醋酸,在长达17年的生产中,向外界排放了大量未经处理的含汞废水,导致青龙村东门河右二支流沿河道土壤受到了汞污染。

  通过贵州省环科院调查,青龙村受汞污染面积约560亩左右,总汞含量范围在到/kg。 其中20亩为较重污染,343亩为中度污染,197亩为轻度污染。   “以前我们脚下其实就是一片烂泥田,一到了下雨天,只能穿着水靴到这里。 ”龙邦美指着脚下的塑胶跑道对记者描述修复前体育公园的景象。   “当土壤里面的汞通过雨水进入河体之后,产生了甲基化反应,人类如果接触就会汞中毒。

”张璘玮说:“由于该河域的水最终将进入百花湖饮用水源地,如果不能彻底治理污染,将带来极大的生态环境风险”。

  “敢吃螃蟹”覆土3米封存污染土  1997年水晶公司被禁止使用汞触媒工艺合成生产醋酸。 后市场变革,企业竞争力下降,在2003年后就走向下坡路,水晶公司破产,无力承担修复治理费用,治理任务落在地方党委政府肩上。

  然而,当时国际和国内都没有成熟的汞污染治理修复标准和参考案例。

2015年初由贵州省环科院承担修复治理技术,采用低温热解技术,从土壤中提取重金属汞,但处理每吨受污染的淤泥成本近800元/吨。

  张璘玮表示,“按照这样的计算,需要修复治理农田土壤,成本上亿元都不够,并且低温热解处理后的底泥,汞含量仍旧远远高于土壤三级标准,处理效果并不能将汞完全去除。 ”  为了使修复治理方案更加安全,2016年,清镇市经过多次咨询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贵州省环境科学研究院等科研单位,通过反复研究汞污染特性特点、污染风险、来源去向等直接影响生态效益问题的关键核心,先后经过9次专家论证,最终决定采取以“污染物不迁移、不扩散、控制风险”的原则,采用“覆土+植物修复”的技术路径进行治理修复。   2017年2月,贵州省环保厅组织专家对项目实施方案进行审查,确定了以“覆土+植物修复”为主的治理技术路径,同步建成生态环保公园,以达到修复治理效果。

  龙邦美表示,中国科学院地理化学研究所认为,覆盖5厘米厚的纯净土壤,就可以有效防止汞蒸发。 但为了确保汞不被蒸发和被雨水冲掉,体育公园内覆土约4万余方,厚度最浅处1米,最深处3米。   龙邦美介绍,在横穿体育公园的左二支流沿岸,还用水泥铸造了2米宽,公里长的阻隔墙和生态屏障,防止汞污染土壤进入到左二支流。   据介绍,2017年3月项目开工建设以来,治理农田土壤570亩、河道公里,覆土10创新探索实现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双赢。

  用亿元修复生态撬动周边60亿元产值  曾经汞污染的重灾区,现在变成了河清树绿的靓丽公园。

如今,正值秋季,体育公园内的红枫满目。

而在体育公园内的室内羽毛球专业场馆、五人制足球场、篮球场等体育设施已经建好。

  目前,体育公园内种植7000余株树木,种类有红叶石楠、广玉兰、红枫、垂柳、香樟、池杉、加拿大杨等品种,覆盖地被植物2万平米,以固定覆盖的土壤,防止雨水冲刷土壤进入河道。   22日上午十点,在体育公园里独自练五禽戏的张阿姨就住在附近。 平常也会和朋友一起相约来此,锻炼身体,她表示,“现在体育公园的环境让人很安心,也很适宜健身。 ”    修复后的体育公园。 图片由贵阳市清镇市环保督查办提供  “公园修建好之前,市民都很恐慌,不敢进来。 ”张璘玮表示,“一般汞如果不产生甲基化的化学反应,人体接触时,中毒的可能性不大。

”现在环保公园内有几十块展板,为市民科普土壤汞污染治理。 了解多了之后,市民们开始认可环保公园的修复工程。

  昔日烂泥田,今日生态园。

在治理汞污染的同时,清镇市在原地建起了生态环保公园,让市民又多了一处休闲娱乐的新去处。   “今年5月1日,体育公园试开园,预计今年年底会正式开园。

”龙邦美表示,公园修好了,周边土地的价值也提高了。   龙邦美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体育公园的总投入大约亿元,但是仅按市场土地开发的最低价格每亩地100万元来算,周边的房地产项目占地大约6000亩,也就是相当于用亿元的投入,撬动了60亿元的产值。

  清镇市通过实践找到汞污染治理的合理方案,实现了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双赢,为汞污染治理提供了“清镇样本”。   现在清镇市还准备把公园打造成为全国重金属污染治理示范点,以及贵州省环境公众教育学习参观点、贵州省中小学环境保护学习示范点、贵州省绿色发展教育示范点等。

编辑:张欠欠。